•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骗局曝光 > 凯儿得乐接连两次被申请财产保全,层级代理或涉嫌变相传销
  • 凯儿得乐接连两次被申请财产保全,层级代理或涉嫌变相传销

  • 时间:2020-09-29 14:09:39 点击数:97 文章来源: 防骗头条网
  •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近日,母婴新零售企业凯儿得乐(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凯儿得乐”)涉及两起行政非诉案件,分别被湖南南县、湖北沙洋县两地监管市场向当地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其中,南县人民法院出具判决结果显示,法院已依法冻结凯儿得乐的银行账户,而沙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与凯儿得乐判决书并未公开。

    有知情人士透露,此事是因“凯儿得乐涉嫌传销”。新京报记者拨打凯儿得乐官网电话采访相关事宜,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该公司回应。

    实际上,主打纸尿裤的凯儿得乐近年来争议不断,尤其代理模式频遭投诉。新京报记者从黑猫投诉上查询发现,从2019年5月29日至今共25条投诉结果。在聚投诉的平台上,有4条关于凯儿得乐的投诉,包括乱扣代理保证金、退货难、霸王条款、质量问题等。

    业内人士认为,现在很多微商模式的核心还是“排线布网”,容易从产品销售演变为拉人头的传销,应加快进行微商立法。

    半月内接连被监管部门申请财产保全

    9月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一则关于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凯儿得乐行政非诉执保结案通知书,其中披露的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凯儿得乐行政非诉一案的财产保全事宜显示,该案于2020年6月11日立案实施,已经冻结被申请人凯儿得乐的银行账户。现本案已经结案,结案方式为保全完毕。该判决书落款时间为2020年8月4日。

    9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又有一则关于凯儿得乐的判决书,该判决书为沙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与凯儿得乐(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凯儿得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凯儿得乐商贸有限公司财产保全。不过,关于案件的具体内容并未有透露,判决书上称不公开理由为“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

    上述两份裁判书均并未提出财权保全的原因。9月22日和23日,新京报记者分别采访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以及沙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其中,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称,需要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查看具体案件内容。沙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回复称,“我对这个案件不清楚,可能是还未办结。”有报道称,据业内人士透露,此事是因“凯儿得乐涉嫌传销”,被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市场监督部门查处,为防止公司转移涉案资产,南县市场监管局向法院申请冻结相关账户。

    对此,新京报记者拨打凯儿得乐官网电话询问相关事宜,一位工作人员称“留下电话,有需要的话新媒体部门会联系”,截至发稿前未收到该公司回应。

    有代理商投诉其退货难、货品质量差

    公开资料显示, 凯儿得乐(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母婴新零售企业。2015年创立后,相继推出婴童品牌凯儿得乐、女护品牌朵瑞诗两大品牌。天眼查显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刘妙锋。新京报记者从凯儿得乐的官方网站发现相关代理加盟招商信息显示,“宝妈,白领、在校大学生等身份不限,公司设立诸多奖励制度,多劳多得,经销商增至100000+人。”

    做代理能低价拿货,还能赚外快,或成为不少宝妈加入凯儿得乐队伍的初衷。不过,许多宝妈成为代理商后,却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美好,退货难、货品质量差、退代理难等问题接连出现。

    宝妈小安(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9年5月,为了给孩子购买凯儿得乐的尿不湿,开始做代理,拿货有折扣。不过,在她成为VIP会员(代理)后发现个别尿不湿不仅有污点,而且孩子用了会出现臀部发红的现象。除了质量问题,发货特别慢也让她很失望,所以决定退货并退出代理,然而,无论是退货还是退出代理都让她十分苦恼。“上级代理一直积极推荐让我大量囤货,后来发现尿不湿不适合我家孩子以后,我申请退货,然而上一级代理就当做看不见,后来我在平台投诉,才最终在实体店退了货。”

    除了小安有如此遭遇,新京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搜索关键词“凯儿得乐”显示,从2019年5月29日至今,共25条投诉结果。在聚投诉的平台上,有4条关于凯儿得乐的投诉。网友在两个平台的投诉内容涉及不退货、发货慢、不退保证金、纸尿裤质量问题等。

    其中,网友@大畅Zi在9月15日发布的一则投诉显示,第一次购买凯儿得乐尿不湿花费1280元、100元保证金成为VIP会员后,后来做活动说是预存1900元能成为一级会员。“孩子长大不需要尿不湿后,我就想退货,但上级不予退款,也联系不到客服,随后我在咸鱼低价售卖,又被举报说乱价。”

    与这位网友有一样遭遇的人并不少。一位匿名网友发布的投诉信息显示,自己在今年2月和3月买了3箱9包M号的尿不湿,3个多月后才发货,中间问了客服说不给退货,等到收到货时M号的孩子早就穿不了了,“无奈只能放到二手平台转卖,但凯儿得乐上级代理告诉我因为我放到二手平台转卖,所以不退我200元的保证金。”

    相关工作人员称代理商太多公司无法直接对接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人涌进了微商代理的自主创业浪潮。新京报记者以咨询加盟为由,从该公司总部招商部一位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公司目前有四级代理,为会员、VIP会员、一级代理商、首席代理商,分别有不同的投资门槛和保证金。其中,会员的投资门槛为580元货款+10元保证金,VIP会员的投资门槛为1280元货款+100元保证金,一级代理商的投资门槛为3800元货款+200元保证金,首席经销商的投资门槛为39800元货款+1000元保证金。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负责招商部的工作人员称,除了首席经销商直接打款给公司加入外,其余三个级别的代理都需要通过自己找上级代理商或者公司推荐代理商的途径打款加入,被问及原因,该工作人员称“公司没有办法对接那么多代理商”。

    “退货的话,要找你的上级代理,如果退出代理,还是要找你的上级代理申请退保证金,同意后,公司会把保证金退给提交同意的代理,你得找他(她)协商。”这位工作人员称,公司制定的层级代理模式就是这样,“建议找个朋友做上级更靠谱。”而当被问及这种模式是否属于直销,有无直销牌照时,上述工作人员回复称,“我们是微商代理,目前是四级代理,未来可能要去掉VIP会员这一个级别。”

    首席经销商外的三个级别经销商,无论是拿货还是退货、退保证金也是找到上级退货,目前看来正是这种层级代理的模式,导致代理商从上级代理商拿货难、退货也难。

    律师建议加快微商立法

    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微商代理模式有些人做着做着就变了性质,甚至涉嫌违法传销。新京报记者在百度搜索“凯儿得乐”“传销”两个关键词发现,多条信息显示,网友们讲述自身遭遇时都提出过质疑,认为这一代理模式下存在传销隐忧。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凯儿得乐的代理模式中,上级代理商赚取的是下级代理商拿货的产品差价,以凯儿得乐主打产品128元一包的丝柔超级飞侠纸尿裤为例,会员级别拿货价8.6折110.08元,VIP会员拿货价8折102.4元,会员从VIP会员拿货后,VIP会员赚取8.4元差价。此外,招募平级代理则有平推奖的设置,如果一级代理商替首席经销商招募一个一级经销商,能获得150元平推奖,而这个钱由首席经销商商给付。

    上级赚取货品差价、平级推荐赚取平推奖的模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这种模式是否演变成传销“拉人头”埋下隐患?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艳军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微商是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目前并无专门的法律进行规范,而对于设置多个级别的代理模式,以及上级赚取货品差价、平级推荐赚取平推奖的模式在法律上并无禁止性规定,是否合法不能一概而论,如果这种模式演变为一味只是为了拉人头,收高额入门费,而不是以销售产品为主,则可能涉嫌传销。

    此外,彭艳军表示,微商目前更是无相关专门法律依据,加快进行微商立法,对微商进行法律规制亟不可待。“在《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等现有法律法规的基础上,结合微商这种新型的移动电子购物平台独有的特征,建立完善的电子微商法律体系,从而进一步保障广大微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过他也表示,目前虽然并无专门的微商法规,但微商中的各种行为依然可以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合同法》等来约束,绝不是法外之地。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建议,参与微商的人,凡是属于第四、第五及以下梯队的不要参与,一是赚得少,二是涉嫌传销。现在很多微商模式的核心还是“排线布网”,产品只是道具,产品过了五六道手后已经违反了直销本意。

    文章来源:新京报,版权为原创方所有,不代表本刊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