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关注 > 警惕社交电商异化为非法传销!新华社、人民法院报、工人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发声
  • 警惕社交电商异化为非法传销!新华社、人民法院报、工人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发声

  • 时间:2020-06-23 13:15:40 点击数:141 文章来源: 综合自新华社、人民法院报、工人日报
  • 桃源老警察-您身边的防骗管家!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防骗预警平台。
    防骗预警平台官方网址:http://fpttw.com/index.html


    近日,直销快评网注意到新华社、人民法院报、工人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发声——警惕社交电商平台异化为非法传销。


      新华社:微信、QQ群拉人头发展下线获利 警惕社交电商触碰传销红线


      今年4月,烟台市民王爱青被亲戚拉进了多个微信群,通过群内链接购买商品可以返利,但最近微信群管理员开始鼓励大家发展下线。王爱青认为,原本用来购物的微信群开始变了味儿。

      近年来,通过微信、QQ群以及相关APP等社交软件购买商品在一些消费者中流行,被称为社交电商模式。但“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有的社交电商盈利重点不是实际的商品或服务,而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收取人头费等获利,与传销行为相似,遭到消费者、专家等多方质疑,多地监管部门也对一些涉嫌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


     社交电商热度攀升,宣称拉下线分享链接每天能赚三四十元

      王爱青最近被微信群管理员频繁通知:“如果进一步发展下线,不仅有金钱奖励,别人购买产品时上线也能得到返利。”

      据了解,近两年,在QQ群、微信群等社交平台上,有的群组通过分享商品引导成员购买,并伴有诱人的返利和发展下线的奖励,吸引了不少消费者。记者在社交软件中输入“社交电商”“返利”等关键词,搜出上百个群组。

      记者进入一个名为“电商内购返利互助群”的QQ群,群内上百个成员几乎无人购买商品,群主主要是鼓励成员发展下线,让下线通过商品链接购买商品,以此获得奖励。链接商品大多为面膜、卫生纸、零食等,价格在10元到50元不等。

      有的用户告诉记者,除建社交群组外,还有一些专门用来发展下线的社交电商APP,以夸张的宣传拉拢用户。

      记者下载多款APP进行测试,发现大多数APP需要提供邀请人手机号或邀请码才可注册,注册成功后会弹出宣传页面,宣称每天分享链接保底能赚三四十元、邀请好友每次得10元等。不过,当记者尝试邀请了一位好友后却发现,仅获得平台的“金币”,而宣称的现金则需要发展下线并让下线购买商品后才能得到。


      人头数与用户获利挂钩,开发机器人工具“管理”下线

      在一些消费投诉平台上,不少消费者投诉一些社交电商APP存在虚假宣传、鼓励拉人头等行为。

      有消费者投诉一款名为“拼购APP”的应用,称其怂恿会员发展下一级代理,不断拉人头进去充值,充值数目越大佣金越高,认为该APP涉嫌传销和非法集资。

      记者在多款社交电商APP中看到,设置会员等级是这类APP的突出特点。在一款APP中,设有合伙人、团长、高级团长等层级,而根据拉人头的数量,平台还为下线设置了从A到H等若干个等级。

      例如,该平台中一篇“教学文章”中提到,加入成为团长并发展下线,每月可获得佣金,下线再去发展更多下线,收入提升更明显,“在拥有5级下线后,每个月就能收入33280元”。

      一款APP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人头数与用户获利挂钩是平台的核心玩法,不同层级之间收入差距很明显。只要发展的下线层级达到3级以上,每个月收益保底3000元。而且还能与众多下线形成团队,获得20%到30%不等的额外团队收益奖金。

      一些地方消协提醒,社交电商APP的套路,最开始是销售商品实物或服务,通过发展下线产生的销售业绩作为上线计酬或返利依据。但随着下线越来越多,所谓的收益更多是以拉人头或收取入门费为依据。因此一些人专门以此牟利,打着推广商品获得返利的名义拉拢下线,并开发出机器人工具,实现对下线的“管理”。

      记者联系到一款名为“造梦机器人”的程序开发商。对方表示,所开发的程序可以与多个电商平台和社交网络接口进行对接,实现自动上下线佣金绑定,还可自定义佣金比例。在对方给记者展示的收益截图中,大多数人的月预估收入超过一万元,极具诱惑力,而开发这类程序最低只需几百元。


      多地严查社交平台涉传销行为,专家建议发“黑名单”预警

      记者发现,针对一些社交电商平台拉人头、收入门费等行为,多地市场监管部门以涉嫌传销进行查处。

      2019年3月,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因设置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累计收取佣金超过4.5亿元等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处罚。

      2020年3月,广西百色市市场监管局公布消费者维权案例,指出社交电商平台“未来集市”的消费返利是传销新模式。“其要求会员及加入者交纳入门费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靠发展下线盈利,颇具迷惑性。”

      山东临沂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的相关案件中,涉案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和社交网络发展会员或代理,最终形成多个层级,这种经营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行为。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中指出,预计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规模为9.6万亿元,其中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占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三分之一。

      专家建议,应加强对社交电商平台的规范,严防传销滋生。山东王宁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金友说,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只要有拉人头、交入门费、层级计酬等特点的行为就涉嫌传销。执法部门在发现和查处的同时,应及时发布预警信息,将相关平台列入黑名单。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侯国跃表示,监管部门在规范社交电商发展模式的同时,还需借助行业组织的力量,引导平台探索多元化盈利模式,促进平台的可持续发展。

      山东省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尹强民说,消费者要加强防范意识,不要轻信平台宣传的高额收益承诺,对拉人头、收益与下线挂钩等情况,更要提高警惕,防止落入传销陷阱。


    人民法院报:警惕社交电商异化为非法传销


      近年来,通过微信、QQ群以及相关APP等社交软件购买商品在一些消费者中流行,被称为社交电商模式。社交电商模式作为一种新业态,有着一定的存在和发展空间。

      然而,须引起我们警惕的是,社交电商常常可能触碰到传销红线。比如,有的群组通过分享商品引导成员购买,并伴有诱人的返利和发展下线的奖金;也有不少消费者投诉某些社交电商APP存在虚假宣传、收取人头费等行为。

      传销的危害众所周知,而“涉嫌传销”也是紧贴社交电商的一个标签。从相关案件来看,利用互联网平台和社交网络发展会员或代理,最终形成多个层级,就已经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行为。所以,参与者应该认清社交电商的本真面目,切莫因不懂法而触犯法律。

      防范社交电商变质,甚至沦为传销,强化监管与执法是重要保障。一方面市场监管部门有必要加强涉嫌传销情形的普及,如拉人头、交入门费、层级计酬等行为;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社交电商平台的规范,严厉打击以社交电商为幌子的传销行为。无论什么样的电子商务模式,在法律框架内行事是基本前提。建立一个充分保障用户合法权益、有利于促进行业和谐发展的社交电商服务秩序既是社交电商应有的姿态,更是社会之期盼。


    工人日报:警惕有些社交电商异化为非法传销


      据6月8日新华社报道,近年来,通过微信、QQ群以及社交软件购买商品在一些消费者中颇为流行,被称为社交电商模式。但事实上,有的社交电商盈利重点不是实际的商品或服务,而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收取人头费等方式获利,这种方式与传销行为相似,遭到多方质疑。

      社交电商模式作为一种新业态,发展空间巨大。据报道,国内社交电商已经成为仅次于自营电商、平台电商后的“第三极”。一项报告中指出,预计我国今年网络零售市场规模为9.6万亿元,其中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

      须警惕是,有些社交电商可能已经触碰到传销红线。比如,有的群组通过分享商品引导成员购买,并伴有诱人的返利和发展下线奖励;在一些消费投诉平台上,不少消费者投诉一些社交电商平台存在虚假宣传、鼓励拉人头等行为。从现实来看,针对一些社交电商平台拉人头、收入门费,利用互联网平台和社交网络发展会员或代理,最终形成多个层级等行为,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多以涉嫌传销进行查处。所以,参与者应该认清部分社交电商的真面目,切莫触犯法律。

      防范社交电商变质沦为传销,强化监管与执法很重要。一方面,有关部门有必要加强相关知识的普及,比如让人们知晓只要有拉人头、交入门费、层级计酬等特点的行为就涉嫌传销;另一方面,要加强对社交电商平台的规范,严厉打击以社交电商为幌子的传销行为。

      从业者也要加强自律。在去年中国社交电商峰会上,《社交电商行业自律公约》正式发布。对于从业者来讲,应认识到社交电商合规发展,除了法律的规范、行业的良性发展,也离不开所有从业者的协同、自律。至少,从业者应充分了解、熟悉涉传销的相关条例和规定,不踩红线、守住底线。

      社交化以及泛娱乐化的电子商务新模式是一种趋势。但无论什么样的电子商务模式,在法律框架内行事都是基本前提。建立一种充分保障用户合法权益、有利于促进行业和谐发展的社交电商服务秩序,是社交电商应有的姿态,更是全社会的期盼。